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您好,欢迎来到网吧协会官网! 登陆 还不是会员? 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管理信息 > 最新

网吧遇“拐角”,转型路何在?

提供上网、休憩、品咖啡于一体的网吧,或许是网吧未来发展的一种趋势

现在在网吧上网的人群,几乎均以玩儿网游为主

昔日辉煌的网吧行业,走到了面临转型的“拐角”

  小刘是典型的85后,他念初中和高中时,正是我市网吧最兴盛的年代。小刘回忆说,那时每周五放学后,他和几个好哥们儿就会相约到网吧玩儿上几个小时。那时的网吧虽然遍布大街小巷,但许多都是人满为患,若不早点儿过去占好位置,就得排号等很长时间。前不久,小刘需要往单位传一份资料,因为家里的网坏了,便打算到网吧操作,没想到他昔日熟悉的几家网吧都没了踪影。

  与十多年前的热闹相比,如今,虽然网民越来越多,但曾经的主要上网场所网吧,却再也难现昔日门庭若市的场面了。现在网吧是怎样的一种生存状态?出现这种状态的原因何在?网吧的发展前景如何?近日,笔者针对我市的网吧行业,做了一番探寻。

  昔日“辉煌”: 一张“网吧票”被炒到30万元

  “我最初涉及这个行业是1998年左右,当时在香炉礁开了家网吧,其实就是个"黑电脑房",是现在网吧的雏形。那时还是局域网,只有10台机器,针对的人群就是附近的学生,但是由于没有竞争,这间网吧也维持了两年左右。”40岁左右的王强如今是我市某连锁网吧长春路店的经理,他是大连第一批开网吧的人,做了15年。

  2003年左右,王强与朋友共同在马栏广场开了一家三层楼、有200多台机器的网吧。据王强回忆,当时“想要发、开网吧”的说法一度在社会上广为流传,大连的网吧数量开始爆发式增长,仅马栏广场周边就有几十家网吧。尤其在火车站、汽车站、学校附近更是开网吧的黄金地段。“我记得在网吧开业后的第一个春节,那年除夕夜都没有休息,店里来了很多年轻人,说不喜欢在家里看春晚,更愿意来网吧玩儿。”依仗着周围有几所高校的优势,王强的网吧平均每天的营业额可以达到上万元。大连文化行业协会副会长李军告诉记者:“网吧最红火的那几年,一张网吧许可证被炒到二三十万元,如今最多能卖几千元钱。”

  “那时候的网吧火到什么程度?可以说开一家火一家。我们一家网吧就雇了四五个网管员和一个技术员。现在生意不好了,房租、人员费用却高了,真雇不起那么多人。” 王强坦言。

  现状“闹心”: 只有三分之一网吧保持微利

  昨天下午,笔者在我市青泥洼桥附近一家网吧看到,一排排电脑都在“安静”地等着顾客。笔者连续走了几家网吧,发现多数都经营惨淡,上座率不到三分之一,只有极少数的上座率达到一半以上。“两年前开始,生意就清淡了,如今座位经常空一大片,已经赔本经营了大半年。”一网吧老板向笔者抱怨道。

  “这个行业不好干啦!”大连理工大学附近一家网吧老板感慨,“现在的电脑越来越便宜,哪个大学生没有电脑,平时在宿舍就可以浏览网页、打游戏,已经很少有人来网吧玩儿了。另外网吧对电脑硬件配置要求很高,平均两三年就要更新一次机器,现在又到了3年的临界点,但是这次投入肯定很难有回报,学校周边网吧生意好做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。”“现在房租、人工费都大幅度上涨,唯独上网费一直没有涨过。”甘井子区文体街附近一家大型网吧的老板向笔者诉苦:“现在附近小区网通带宽都已经达到20兆了,如果上网费用再涨价,就会丧失掉这批老顾客。”

  据笔者了解,电脑的普及冲击了网吧生意,许多网吧由过去的每天12小时满员时间,减少至只有下午4时30分至晚10时的七八个小时,而上网的群体也由时尚的年轻人渐渐变成了打工者,这种影响一直持续至今。

  市文化行业协会副会长李军称,过去的网吧经营者多喜好选址在大学城附近,就现在的发展趋势而言,将网吧落户在人员、商场密集的地区才是正确的落户方式。现在我市虽然有效的网吧经营许可证有1485个,但是真正经营的网吧不足千家,只有三分之一的网吧能够保持微利。

  网吧惨淡的背后网民青睐新媒体

  在某建筑公司工作的张典告诉笔者:“我是大连海洋大学毕业的,上大学那会儿,宿舍网速不行,空余时间也多,经常和同宿舍的同学一起到学校附近的网吧打游戏。我还在新校区呆了一年,离市区远,平时没有别的活动,最普通的娱乐方式就是一起去网吧打游戏了。”张典还告诉笔者,2008年刚考上大学的时候,家里给他买了一部诺基亚手机,虽然勉强算得上是智能手机,但因为手机上网速度很慢,而且操作起来也不太方便,更谈不上用手机玩儿游戏了。“那时上网觉得还是去网吧好,经济又实惠,网速也快。”张典说。

  “一转眼短短4年时间,身边的人几乎全换成了智能手机,如果不是和朋友们一起玩儿大型游戏,平日里简单的聊天、社交我几乎都用手机上网操作。”工作以后,张典已很少去网吧了。

  把自己网吧牌照连同机器一起转让出去的王先生说:“现在两三百块钱的"山寨"手机都能上QQ,与QQ刚流行起来时的情况大为不同,那时候上网还需要电话拨号,很多年轻人来网吧里体验上网聊天,现在年轻人都用手机聊天,即使是老顾客,来网吧的频率也比前几年减少了许多。”

  尽管中国网民的数量每年都在平稳增长,但增长速度已远远不及手机网民:2013年初,CNNIC发布第31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指出,截至2012年12月底,我国网民规模达5.64亿,虽较2011年网民规模增长维持放缓态势,但网民中使用手机的比例继续提升,4.2亿的规模使得手机作为第一大上网终端的地位更加稳固。由此可见,手机作为上网终端的功能不断强大,对于网吧造成了不小的冲击。

  网吧成本涨得快网费不敢涨一分

  王强目前经营的这家网吧,今年已迈入第8个年头。“2005年,店里上网的费用是3元一小时,会员的价格更低,如今价格依旧,房租却一路上涨,而且那店面还不算是一类地段。”王强盘算着,这次机器是2010年更新的,眼瞅着又要更新一遍,再除去逐年上涨的房租和人工工资,目前还能维持盈利,自己已经很满意了。

  青泥洼桥附近的一家网吧老板也直言,游戏客户群虽然还在,但网吧电脑3年就得更新一次,这笔投资不小。明面上的房租、人工成本逐年上涨,在市区开网吧的成本压力越来越大,利润空间越来越小。

  根据我市行业发展的现状,将网吧的准入“门槛”为60台电脑,100台至200台电脑为中型网吧,200台以上为大型网吧。若要经营一家有100台电脑的中型网吧,以4000元一台电脑的配置标准,光基本设备配置费就高达40万元,再加上房租、装修、水电、人工等方面的投入,起码80万元。此外,因网游技术升级快,更新电脑以及重新装修也使经营者负担加重。

  大连光纤资费的昂贵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网吧营业者的负担,“东北以及内蒙古地区,大连光纤资费最贵,沈阳的收费标准不到大连的三分之一。”李军透露。

  网吧未来咋“突围”? 有网有“吧”才是未来的网吧

  随着上网方式的多元化,以及主力消费群体的流失,网吧已不再是当年那个“香饽饽”了,网吧的踪影越来越难寻,这个曾经陪伴了一代人青春的休闲场所,是否会在大连消逝呢?

  “未来的网吧我认为将会以它特有的方式出现,以网络主题为平台,形成一个独特的、多元素的网络休闲会所。”尽管不少网吧经营者认为网吧这个行业正在走下坡路,但是王强坚信,网吧不会退出市场舞台,只会“缩水”,在优胜劣汰的作用下最终出现一批精品。

  市文化行业协会副会长李军也认为,如今日本、韩国、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仍然存在网吧,同理,大连的网吧行业也只是在发展过程中进入了一个“拐角”,早晚会有一个蜕变之日。

  在采访中笔者了解道,网吧行业的发展经历了3个版本:1.0版本是最早的网吧,最不规范,家庭作坊式的经营,目前在一些经济不发达的地方仍然存在。这类网吧投入少成本低,经营灵活,有一定的市场;2.0版本的网吧是现在的普通网吧,它们大多开在人员密集区域,靠价格吸引顾客。随着市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,其利润空间逐渐下降;而3.0版本的网吧是开在商业区的网吧,以休闲为主,环境优雅,能吸引年轻人。有一些网吧已经附加了咖啡、甜点等特色服务,成了都市白领工作之余的休息场所,也是网吧发展的一种新模式。

  李军称,未来大连的网吧或许有3条发展模式:第一,随着竞技类网络游戏的出现,玩儿电子游戏已不再是简单的人机对抗,玩家可以通过互联网和局域网进行人与人之间的竞技,那么将网吧打造成为网络游戏玩家聚会、互动时不得不去的场所,成为专业的网络游戏竞技之地,将是一条不错的发展之路。第二,上海等地出现的一种女性主题网吧或许大连可以借鉴,着重女性风格的装修风格,只有女性可以进入,提供爆米花、奶茶、咖啡等休闲小吃,没有了普通网吧脏乱差的感觉,取而代之的是精致、浪漫的网络休闲空间,这对于时尚女性有不小的吸引力,这样一家网吧的日营业额可以达到一天一万多元。第三,大连的网吧大多正处在2.0版本,所谓的“有网无吧”模式。将网吧、影视、娱乐、休闲、咖啡饮料相结合打造集上网、休憩、听音乐、品咖啡、商务于一体的新的“网吧”才是网吧该走的道路,才真正体现了“有网有吧”。

  网吧不会消失,但它的数量将会越来越少,它的专业性及休闲性会越来越高,它既是“下里巴人”同时也是“阳春白雪”,网吧不再是随便买一两百台电脑就可以成形的经营场所。因为随着市场的发展,不知不觉中网吧也形成了一道不高不低的“门槛”,未来的网吧更应赢在品位和文化上。